2

 

前言:

攝影是近幾年開始風行的「活動」,會這麼說的原因是本為「藝術」呈現的創作,開始轉向「記憶」的留存,且按下快門的決定與瞬間,變得更輕鬆、無重量,因為它不需要耗費底片,不會有因為失手而懊惱的可能,但對於攝影工作者而言,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創作呢?

 

國際攝影大師-杉本博司在《直到長出青苔》一書中說到,「從落地後第一次睜開雙眼的那刻起,到臨終躺在床頭闔眼的那刻為止,人類眼睛的曝光時間,就只有這麼一次。」這一段話,讓我思考了好一陣子,回頭想想,若雙眼只曝光這麼一次,那麼不就像杉本老師的劇場系列一樣,電影的內容在長時間舖窗下,也只是白布一片,而環境即是死寂的背景;觀眾也只是船過水無痕的過客。佛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雖難意會,但透過他的作品卻能夠輕易理解,並從中找到一些反思的機會。

 

1

 

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的今日,不論它的像素多少,是不是廣角,「擷取當下」這件事已易如反掌,但這些畫面是否真的與生命有著什麼樣的連結?「人的一生,其實不過是在無數風景片段的組合中奔走穿梭而過的吧。」這是森山大道對於畫面的一部分見解,我認為他點到了數位時代的軟肋,因相機沒了消耗底片的問題,減少了食指按下快門的罪惡感,讓許多畫面都或多或少都難以找到精神與風格。攝影師,這個行業從古自今都是許多人的夢想,古時有畫師描繪某一時空的片段,如《韓熙載夜宴圖》的顧閎中以筆紀錄,透過手腦並用的轉譯,使成畫面呈現的風格,而攝影想塑造個人風格卻需要長時間摸索,並打破「擷取」深入理解所要拍攝的對象,不論是人物或物體,才能構築出鏡頭裡的「型」。

 

4

 

「所見即所得」可能是目前使用手機進行攝影時的下意識,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手機亦可控制鏡頭的曝光、水平、對比等多種可調動因素,所以雙眼所見不會與透過鏡頭成像於畫面的相同。那麼攝影工作者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作品,又是如何挑選與定義那成功的一張?本次邀請到我自己非常喜歡的新生代攝影工作者-林科呈,近期於社群媒體上常看見關於人像與環境的創作,突然在心中萌起「他是如何透過鏡頭與生命連結?」這個小小的疑問,所以透過本次專訪來與他聊聊關於攝影與生命能量的連結。

 

3

 

熊貝:第一個問題很簡單,也很困難。想請教科呈為什麼你會喜歡上攝影,又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決定以攝影師的角色,去抓取各種美的畫面?

 

林科呈:跟很多攝影師的答案可能很像,父親影響我很多,我記得小時候家庭旅遊,老爸開車時,看見美麗的風景便會停下車來拍照,這可能對後來的我有些影響,但若說真正喜歡上攝影,並想用相機來對生活的每有所追求,我想應該是念研究所的時候,手邊有台大學畢業時,買個自己的禮物-尼康牌D40相機,後來因為因為劇團的實習工作,有機會幫忙攝影,便想盡力地拍出一些劇團能用得上的照片。

 

5

 

熊貝:對你來說,單眼的鏡頭與手機的鏡頭,排除機能與方便性,作品呈現的意義上有什麼不同?

 

林科呈:我喜歡我拿起大台單眼相機時的專注與思考,現在的我大部分拿著單眼相機的的時間,大多是為了工作,所以在按下快門的時刻是必須謹慎而對交付給我人物的人負責,所以拍攝出來的畫面稍微嚴謹一些。我也喜歡手機拍攝的隨機、驚喜與即時性。手機拍照大部分負責我生活的的、花絮,作品的呈現可以怪誕、有趣,毫不嚴謹但很放鬆的感覺。這兩個器材對我來說是無從比較的,像是一種工作與生活間的互補。

 

熊貝:哪一位攝影師是你的啟蒙導師,為什麼你會因他而啟蒙?

 

林科呈:楊川宏(Kenny Yang)攝影師算是我的啟蒙老師,說來慚愧,索然我只有在念研究所的時候有少少幾次的機會能到川宏哥的攝影棚幫忙,不過光是那段時間他毫無保留地把商業攝影、時尚、紀實等幾個面向,讓我清楚的了解,也常從跟他工作的過程看見一個攝影師對於光;對於被攝物件或人之間的關係處理感到著迷,進而栽入這個世界。

 

6

 

熊貝:攝影師與藝術家相同,都會用個人的哲學看待世界,捕抓萬物之美,想請問科呈在職業的生涯中,用著什麼樣的理念按下每一次的快門?

 

林科呈:數位攝影與智慧手機的興起,使得這個世代裡每天產生的照片量都驚人,當中也不缺乏非常非常好的作品,不過正因為每天每個人所拍攝的照片都變多了,我們可以輕易地用一個小動作便對自己的生活寫下日記,對生活紀錄,我只期待自己每次按下快門前,無論當下的心情與畫面,都可以離「真實」近一些。

 

7

 

熊貝:「攝影」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又是帶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林科呈:攝影對我來說是一種非常矛盾的存在,拿著相機工作的我是嚴肅且充滿壓力,也是最興奮跟快樂的時刻,雖然看似衝突緊緊相扣。攝影對目前的我來說,大概像陽光、空氣、水一樣重要吧!

 

熊貝:想請科呈在最後用一段話送給喜歡攝影的讀者們。

 

林科呈:喜歡攝影,也記得要喜歡世界。在這個時代,即便不是攝影工作者,都比過往還有機會用一張照片改變社會。拍誠實且美好的作品,然後分享出去,社會就已經改變。一起加油!

 

說真的,很開心能有機會與科呈這樣聊天,因為也觸發了我對於攝影的一些想法,同時也勾起森山大道於《犬的記憶》書中,讓我起了全身疙瘩的一句。他說,「人的一生,其實不過是在無數風景片段的組合中奔走穿梭而過的吧。」若將與科呈的對話相連,攝影就是為了提醒我們於人生中,曾經有過的精彩。人的一生雖說不長,但經歷的風景卻無法細數。


 

最後一點小提醒:

「好的照片在於情感的深度,而非景深。(Great photograph is about depth of feeling, not depth of field.)」 - Peter Adams

 

許多人會不斷地追求有「景深」的照片,有景深的確可以讓照片看起來很美,但它不是唯一,共勉之。

 

 

照片提供:林科呈

 

    何熊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